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立陶宛首都是白俄罗斯领土?这个主张我们可以支持!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1-11-22
html模版立陶宛首都是白俄罗斯领土?这个主张我们可以支持!

执笔/李小飞刀&柳刀

中国外交部21日发表声明,宣布将中国与立陶宛之间的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对此立陶宛方面表示“遗憾”,却依旧在狡辩说,“立陶宛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同时也有权扩大与台湾的合作,”包括建立“非外交使团”。

立陶宛不得不嘴硬,折腾到这步田地,它已骑虎难下。

就在两天前,美国负责民事安全与民主和人权的副国务卿泽曼亲自飞赴立首都维尔纽斯前线“督战”,警告“其他国家不要干预立陶宛”。

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也抓紧时间向主子要几个子的赏钱,“将感激欧盟在该国与中国大陆的争端中给予更强有力的支持”。

也难怪立陶宛如此卖命,若无大国撑腰,这个蕞尔小国连领土主权的合法性都是一笔糊涂账。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9月就曾表示,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是白俄罗斯领土。

之前,国内舆论习惯将立陶宛视为大国争霸的受害者,对其领土主权争议没有更多关注,从历史上看,卢卡申科的主张有其合理性。

卢卡申科是9 月 17 日在白俄罗斯庆祝民族团结日发表讲话中做出上述表态的。他说,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和波兰城市比亚韦斯托克是白俄罗斯领土,但明斯克并未对这些国家提出领土要求。

他说:“今天我们甚至没有提醒他们,维尔诺(维尔纽斯)以及周围的土地也是白俄罗斯的一个城市。现在,我们不是在谈论这个。白俄罗斯政府从未声称拥有外国领土,明斯克正在努力与所有国家建立和平与友谊。邻居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就像任何其他国家一样。”

卢卡申科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打开地图可以发现,维尔纽斯位于立陶宛的最东端,据立白边界仅40公里。

历史上,这一地区属于鲁塞尼亚,而非立陶宛故土。根据一些编年史的记载,13世纪,在立陶宛东北部崛起的波罗的语族部落之一立陶宛,在部落首领明道加斯及其后继者的带领下,用巧取豪夺的方式控制了鲁塞尼亚,包括今天白俄罗斯所在的大片区域。

根据立陶宛历史学家的“研究”,在讲究家族门第的中世纪欧洲,明道加斯这个连亲身父母、出生年月都搞不清楚的“贵族”,夜里梦见铁狼在山岗上嚎叫,便听从祭司的建议,发动士兵用头盔盛土堆起一座小山,再在其上建了一座城堡,据说这就是维尔纽斯的由来。

作为立陶宛历史上的唯一一个国王,明道加斯的事迹大多来自于上世纪90年代立陶宛一个历史学家的“成果”,当时正值苏东剧变、立陶宛独立,历史“成果”掺了多少历史,亚美网,可想而知。

不过,当时的立陶宛民族尚处于半原始状态,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字。虽然占据了鲁塞尼亚,其人口却不是当地的主要人口,语言不是当地的主要语言,文化不是当地的主要文化,宗教信仰也不是当地的主要宗教信仰。在整个维尔纽斯地区,56%的居民讲白俄罗斯语,17.6% 的居民用立陶宛语。从文化上讲,野蛮的立陶宛实际上渐渐被鲁塞尼亚(白俄罗斯)征服了。

1386年,立陶宛大公娶波兰尚未成年的公主为妻,两国结为共主邦联(这也是一段公案,波兰学者认为立陶宛实际上是并入了波兰)。1596年,经过卢布林联合,两国成立波兰立陶宛联邦,波兰立陶宛领主联合镇压白俄罗斯文化,波兰语取代白俄罗斯语成为官方语言,同时白俄罗斯语被宣布为非法。

1795年,俄罗斯帝国、普鲁士和奥地利掀起对波兰的瓜分,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联邦走向结束,维尔纽斯被并入俄罗斯帝国,白俄罗斯与立陶宛的“边界”进一步模糊,白俄罗斯近代文艺文化更进一步在维尔纽斯发端。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维尔纽斯被德国军队占领。1918年2月,在德国扶植下,“立陶宛议会”宣布立陶宛复国,维尔纽斯为首都。1918年3月,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承认立陶宛独立。但德军撤出后,维尔纽斯及周边地区于1919年1月被红军占领。1919年2月立陶宛第一次理事会会议通过了苏维埃立陶宛和苏维埃白俄罗斯统一宣言,并于2月27日宣布成立立陶宛-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然而,1919 年 4 月,维尔纽斯又被波兰“白军”占领。1920年7月,苏联红军军队再次进入维尔纽斯,但在华沙战役失败后,撤退的红军根据苏维埃俄罗斯与立陶宛共和国于1920年7月签订的条约,将城市转交给立陶宛。

二战期间,立陶宛被德军占领,是苏联红军于1939年将其解放,临时行政当局成立后,白俄罗斯人占主导地位。在此之前,有相当长一段时期,维尔纽斯已处在立陶宛边界之外,这个国家甚至放弃了对它的要求。而苏联与立陶宛之间签署互助协议,将维尔纽斯地区再度交还立陶宛,也使得这个国家的领土扩大了1/4。立陶宛此后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

1990年3月11日(苏联解体前一年),立陶宛通过复国法案,成为第一个自苏联独立的加盟共和国。同年,白最高苏维埃通过国家主权宣言。1991年12月20日,立陶宛最高议会承认白俄罗斯的独立,七天后,白俄罗斯也承认立陶宛的独立。

独立后每每一把鼻涕一把泪宣扬遭大国欺凌的立陶宛,未改其祖先本色。作为美国在东欧的“民主桥头堡”,甘当“颜色革命”的学校和庇护所。2020年4月,8月14日,立陶宛成为第一个公开反对卢卡申科作为白俄罗斯总统的合法性的欧盟国家,并宣布开放边境接纳白俄罗斯“反对派”难民。在近期大量中东难民通过这条边境线进入立陶宛后,立陶宛又随即翻脸,边防警察甚至放狗咬人。

卢卡申科对维尔纽斯地位的看法,提醒了已经在逐渐忘记这段历史的国际舆论。俄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家亚历山大?戈伦斯基就表示,十月革命之前,维尔纽斯曾是白俄罗斯文化的中心,被认为是白俄罗斯的一部分。现在卢卡申科提出这一问题与白俄罗斯边境移民危机有关,是为了促使人们记住维尔纽斯曾是白俄罗斯的城市。

白俄罗斯planetabelarus网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白俄罗斯和其他属于俄罗斯帝国的邻国(乌克兰、波兰、立陶宛)都没有明确的边界。每个国家都声称拥有某些土地。人们认为维尔纽斯是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并非毫无道理。白历史学家亚历山大?帕什克维奇称,在那个年代,只有一张带有白俄罗斯边界的地图。维尔纽斯、斯摩棱斯克和比亚韦斯托克都是白俄罗斯语名称。

在刀哥看来,作为反对苏联和斯大林的急先锋,立陶宛政府在维尔纽斯的归属问题上显然反得不够彻底。其历史就是一笔糊涂账,有大量虚假和见不得人的东西,也难怪它要抱紧西方大国大腿,以维持误打误撞得来的领土和主权。但在立陶宛的上蹿下跳之下,这样的维持恐怕只能是暂时的。

立陶宛历史上有过很多父亲,它的下一个父亲姓什么,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相关的主题文章: